李晓禺:文学课堂与思政课

习近平总书记318日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对新时代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建设指明前了行方向、对广大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提出殷切期望。总书记的讲话不仅是对政治理论课教师提出的殷切希望,也是对所有教育工作者提出的殷切希望。这其中也包括文学课老师,文学课应该在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努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等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

一、文学课堂是思政课的阵地之一

总书记的讲话,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全局出发,明确概括了思政课的重要地位,深刻阐述了办好思政课的重大意义,深入分析了思政课教师的关键作用,系统提出了推动思政课改革创新的重大要求。立德树人,不仅仅是思政课程及思政课老师的事。立德树人需要构建全方位育人体系。这就需要思政课教师主讲的“思政课程”与专业课教师的“课程思政”相互配合、有机结合。思政课程教育教学只是学校整体教育教学的一部分。学校的一草一木、老师的一言一行都具有育德育才的功能。每一位教师、每一门课程都应承担立德树人的职责。这其中也必然包含文学课堂。文学是人类的精神产品之一,童庆炳先生认为,文学是一种具有审美特质的社会意识形态。文学的特殊属性在于文学的审美表现过程与意识形态相互浸染、彼此渗透的状况。优秀的文学作品大都具有求真、向善、至美的共同特征。文学教育不仅有助于培养学生追求“诗意”人生,对于培养学生的爱国主义精神、家国情怀以及价值观引领、培养文化自信等方面亦具有润物细无声的优势功能。因此,文学课堂也是思政课的阵地之一。

二、文学的特点与思政课的内在要求相辅相成

文学是人学、是情学;思政课也不仅仅是“理论”。文学的一些基本特点与思政课的内在要求是一致的,思政课不仅要晓之以理,更要动之以情。钱谷融先生早就指出,文学并不完全是一种理性、抽象的概念或定义,更不是某种天衣无缝的逻辑诠释、话语建构,而是一种模糊的、弥漫在生活和人生的情愫和情致,它或许是一首诗、一篇小说、一部戏,或许是一段人生、一种情缘。文学是具体的、是活生生的生活与情感。思政课的核心要素至少包含: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样三个问题。而人的问题也不是完全能够靠理性、理论所解决的,或者说理论教育与情感教育(文学教育)相结合,育人效果才更好。其实,情与理,思考与感觉并不能截然分开。按照钱穆的观点,朦胧的思想就是感觉,明晰的感觉就是思想。一种心理活动是思想还是感觉,全看是否聚焦。文学可以“兴观群怨”,文学所具有的“熏浸刺提”功用,可以有效地实现理论的内在化。当然,这并不是要取消文学的独特性,而恰恰是在发挥文学的独特性。南帆曾指出,经济学、物理学等其他学科之所以没有形成一个专门的“批评”领域,就是因为学术阅读与文学阅读的一个重要区别是有无审美经验,抛弃了审美经验的阐释就是抛弃了“文学”的阐释。批评家或者说文学阐释者,也只有把自己对生活、世界的理解和人生经验、情感投放到文学作品当中,才能更好地与作家、作品对话,才能有效解读作品所要传达的人生经验、思考和探索。因此,文学的“情”与思政课的“理”具有内在的一致性。

三、文学课堂与中国话语一脉相承

文学课堂是思政课的阵地之一,文学的“具体性”“情感性”等特征与思政课的内在要求也是一致的。如何讲述、阐释文学就成了一个问题,这不仅是方法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关涉文化立场、文化自信的根本性问题。前些年,文学界积极探讨的中国文论话语“失语症”其实就是这一问题的反映。近来来,打造中国话语体系、讲好中国故事引起广泛关注。中国话语体系应如何打造?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具体到文学课堂而言,就是如何讲述文学?话语体系是思想理论体系和知识体系的外在表达形式,是受思想理论体系和知识体系制约的;有什么样的思想理论体系和知识体系,就有什么样的话语体系。看一看今天的文学研究、批评现状,似乎不需要具体的数字即可证明这一问题。这背后不仅是文学话语逻辑的起点问题,根本问题是文化自信问题。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学、文论资源,但在近百年的中国社会进程当中逐步被西方话语模式所取代。仅就从常识而言,我们也可以理性地判断,西方文论话语不可能完全有效地阐释中国文学,因为每一种理论和具体的民族文学一样,都有其产生的土壤和环境。离开具体的语境,其有效度显然是要打折扣的。我们的文学课堂在打造中国话语方面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打造中国话语体系,并非局限于“自己的园地”,如何做好中国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创造自己的学术话语等问题,需要我们积极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化成果,在古今中外文学、文明融通的基础上,说自己的话,才有可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只有是真正的自己的声音,才有可能被倾听。


                                            (编辑/王文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