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诗语》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晨间诗语》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新闻中心广播站
00:00/00:00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她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套河流 每一座山 去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 !E /p>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七里香

席慕容著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的二十年后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成熟

童年的梦幻褪色了

不再是 只愿做一只

长了翅膀的小精灵

有月亮的晚上

倚在窗前的

是渐呈修长的双手

将火热的颊贴在石栏上

在古长春藤的荫里

有萤火在游

不再写流水帐似的日记了

换成了密密的

模糊的字迹

在一页页深蓝浅蓝的泪痕里

有着谁都不知道的语句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向家乡告别(组诗) 

作者:一把手术刀

长高的庄稼

我围着火把跳舞,唱歌

然后,在月亮升起的时候

骑着火苗捕捉秋天

 

秋天里有长高的庄稼

我的脚印至今整齐的摆放在去年——

一场雾和霜的白里,不能自拔

空虚而寒冷的乡村,长满粮食

那里的苞米高高挂起,并填满窗户

我可以听到夜晚米锅的微笑与莺莺的甜蜜

 

早起晚归的农民,脊梁上奔跑着一匹骏马

汗水浸透广袤的大地

一群跳动的果实,沿着河岸,讲述漂流着的石头与自由

还有淅淅沥沥的落叶,夹杂着老黄狗的叫声

弥漫山野

 

夜晚,灯亮了

在布满水分的暮色里

村庄恢复了生机

庄稼寂静的,像桔红色的火

在暖流中航行  

寻找一种可以飞翔的地平线

 

 

 

家乡,岁月中流淌的绣源河

沸腾而又热烈

那些喂养耕犁的黄土

在老人的脸上,缀满花朵

我不需要向祖先的墓地告别

也不需要等待一只鸟划过记忆的波浪

所有的花和小草,迎着太阳的方向

我伸出手,遍地都是鲜艳

 

童年的梦,浅浅的目光

延伸,像荒地中模糊的绿色

我撩开透明的铜鼓

感受一颗心脏的跳动

在北方的土地上

为自己和身边的父老乡亲,寻找明天

寻找一种可以飞翔的地平线

 

整个八月,我都在忙着用真诚交换父亲手中的马鞭

用一脉相承的手,写下文字,幸福和理想

秋天遗落的种子,填满黑暗里张开的嘴巴

我避开雨水,在小径上行走

村头的花园空无一人,每扇门都向我开着

 

几只黑瘦的山羊

 

几只走远的黑瘦山羊,躲避着镰刀的光芒

再向前,跨过家乡的河,甩掉一身的水藻和青鱼

它们潮湿的眼泪涌出村庄,涌出河流

 

秋天的苞米熟了,好事的人们顺手割掉一支被风遗忘的羊角

丢在屋顶,丢在山尖

空气中弥漫着人类的血腥和脱落的鳞片

甩尾的夕阳,请告诉我:

你看到了怎样的事实?!

 

 

 

向家乡告别

 

庄稼的叶脉,在落幕前复活

我穿过指间晾晒的衣服

嘴里含着一枚秋天的种子

向家乡告别,我在深秋里呼喊

一段纯粹的呜咽,落在父亲吐出的烟圈里

散发光泽,我是太阳的儿子

然而,我又是属于秋天的

在一个夜晚,我乘着一片树叶

带走了冬天的女儿

只留下,月光和

舞动的翅膀,变得殷红

 

所有的花,从梦中醒来

我迈过青春驻扎的篱笆

天空开始晴朗

 

关于你我,关于这个秋天

找一个闪烁火红色的角落

与风商谈,另一个世界长满的岩石,森林

落在何方,或者

把隐忍的秋色彻底埋进头颅,啐满诗意

等待下一季旷世的血脉——

暴涨!

 

 

心里的月光 

作者:春堤晓星  

十五的天气

是好,是坏

还是风急云来

反正我深情不改

因为你那永不磨灭的

可爱的,圆圆的帮腮

早已在心里头

永远荡漾着光彩

 

中秋的约会

我总是忠情地等待

象个天真的小孩

今夜你来或不来

我一直就在这里徘徊

相知的树影,相识的亭台

记忆中,曾经银辉遍洒

不会让我寂寞难耐

 

相聚的日子

可不可以不轻易出卖

我准备好一千首写给你的诗篇

为了那,只怕是你片刻的青睐

初恋的印象,初恋的痴呆

你今夜来或不来

我已盛装穿戴

就是个诚实的小孩

 

 

我是喜欢雨季的人(外三首)

作者:华龄

 

    喜欢雨季的人是我,缘于它能给我带来水声

  它不断响着,它希望一直滋润,它多么可爱!

  这样的事情绝对美:埋在地下的种子需要水

  长出地面的植物需要水,奔跑在地面上的动物需要水

  即使飞翔在天空的鸟也离不开水……哦,除了石头

  谁能彻底拒绝水的滋养呢?可这一切并不妨碍

  我喜欢雨季,我的喜欢到了雨季心就开花

  直到它凋零为止。而那时候

  我正赤脚走在地上,像一头的驴子

  

  ◎一朵花在轻摇

    

  走在前面的小羔羊,她的头已经变成云朵

  手牵云朵漫步的女子,我很为你担心

  风或许会把你吹上天空,风筝的线

  在云朵手中。一个女人与一片云朵

  不离不弃,彼此控制,这就叫做婚姻

  我以后遇上的每一场雪,都会认为是你

  从高处洒下的梦。最先找到你的人

  或许不会是我

  

  暴风雪来临之前,山谷会收留我

  恐惧的人,雄伟的大山,总会把他看小

 

  ◎一种寂静在漫延

  隔着茶色的车窗

  蘸满墨汁的天空

  奔跑在

  寥远的海港上

  岸边搁浅的船儿

  独自守候岁月的凝重

  一种旷古的沉寂,在漫延

  远行的车,带着膜拜的心灵

  深深呼吸着这

  光阴沉淀下的浩渺

  

  宛若一种灵魂的呼唤

  与这神秘的世界

  一同静默

   

  ◎读一首诗时傍晚多么明亮

  

  读一首诗歌时

  傍晚多么明亮

  那些玄狐一样的光

  像音符逃窜。此时我想你

  我已得到了完整的自己

  还差不完整的你

  我得到这个年龄

  石头上的皱纹和石头内心的

  失落。我得到的

  注定要失去,像小时候从亲人手上

  接过来的糖,我用光滑的舌头舔

  用幸福的手铺平糖纸,夹在书里

  后来什么都没有的时候

  我想你。泪会适时地流下来

  我和新的悲凉站在

  傍晚的诗歌朗诵中

 

 

 

深切的秋风 

作者:毕俊厚

 

我的心是如此疼痛,竟容不下一粒尘

一截干枯的枝桠,浅藏了些许春意

腐朽夺走了我的绿,掠走了我萌动的春

 

那只翠鸟飞离我丑陋的枝头

凄迷的叫,划过我的头顶

划破我的天空  

我的喉咙长满了一根根毒刺

黑色的蚂蚁成群结队而来

沉重的心脏,满是蚁穴般的窟窿  

虚假的外衣迎风而舞

体无完肤了,任浑浊的泪水

风干成四月的热和九月的冷

翠鸟的影子一点点飘走,飘出我的视线

幻化成一滴浓墨,一颗流失的星

那墨啊,滴在我淌血的心口,如一蓬狼毒  

孤寂的秋风拖了长长一条尾巴

缠紧我,我以冰点的热情对抗

试图走出这重重围城

我想安睡了,寻找一个避风的地方

空空的头颅枕着我的诗集

假如你听到风“哗哗”而刮,那就是我翻书之声

 

 

 

舒曼《梦幻曲》

作者:陈哲夜  

    哭泣的杜鹃花被催眠

  一朵花的睡眠是在尘世的绽放  

  打开门,我们被困在大海中央

  我们好奇为什么海水没有淹没我们

  我们有足够的空气去呼吸云朵  

  生日那天,你推开天堂之门

  从漫长的楼梯走下来

  两道闪电同时点燃,照亮你形态各异的影子  

  我是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一切都可以吸引我,一切也都可以将我摧毁  

  不是雨,而是天空的眼泪

  不是情感的源泉,而是满怀渴望的深井  

  我看到水里的鱼像我们一样生活着

  水里的鱼看到我像它们一样游动着

  (编辑:王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