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13-新闻直播间】赵逵夫:乐育英才

甘肃省第六届全国敬业奉献道德模范候选人赵逵夫教授事迹

 

 

    赵逵夫,男,汉族,1942年12月生,甘肃省西和县人,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甘肃省先秦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级重点(培育)学科“西北师大中国古代文学”学术带头人,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业务负责人。兼任甘肃省古代文学学会会长、省文联副主席、中国屈原学会名誉会长、中国诗经学会副会长、中国辞赋学会顾问、《文学遗产》编委、北京大学《儒藏精华》编委、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学术委员会委员。曾先后担任甘肃省第八、九、十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先进工作者,国家级教学名师,第四届甘肃省道德模范。

一、拳拳之心、赤子情怀,致力弘扬民族优秀文化、铸造民族伟大精神


    赵逵夫教授是我国当代著名的文史专家,在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以及古典文献学等领域造诣深厚。他多年来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和甘肃地方文献与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在教学、科研、学科建设和地方文化建设等方面均做出了突出贡献,是甘肃省在海内外有重要影响的著名学者之一。
    赵逵夫教授始终认为:“社会科学的任务之一,便是弘扬民族的优秀文化,铸造我们民族的伟大精神。有着对党、对国家、对民族的一颗爱心,国家穷,可以变为富;弱,可以变为强。”他扎根西北,兢兢业业地投身于教学与学术研究,其最终目标就是要通过认真研究以弘扬民族优秀文化遗产,“铸造民族灵魂,完善公民的人格,充实人们的思想,形成既有时代精神,又体现着民族传统的新道德、新品格、新风尚”。
    这种职业理想一直是赵先生的精神支柱。在教学过程中,他精心授课,最大限度地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和积极性,让学生体会到中国古代优秀文学作品在铸造民族精神、提高民族自豪感方面的作用;从而形成研究古代文学的社会责任心,肩负起弘扬祖国优秀文化遗产的责任来。赵先生认为,中国古代优秀的文学作品不仅是一部波澜壮阔的民族心灵史,更是伟大民族精神的凝聚和体现。因而,他数十年如一日,通过自己的研究、讲授以及著书等方式,不遗余力地把我国古代的优秀文化介绍、传播给广大青年学生和普通民众。

 


    在学术研究方面,赵先生也始终致力于优秀民族文化的挖掘和民族精神的弘扬。他发现了先秦时代有关屈原生平与家世的新材料,以确凿的史实确定了屈原在历史上的存在,驳斥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一些日本学者的“屈原否定论”,维护了我国伟大爱国诗人屈原在中国和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楚辞学泰斗汤炳正先生评价其屈原研究为“发前人所未发,为屈原研究立了一功”;日本汉学家、国际著名楚辞学家竹治贞夫教授评价其研究是“发微阐幽,开显千古之秘”;美国华盛顿大学东亚语文系主任康达维教授来信说:“我完全赞同您关于某些日本学者的‘屈原否定论’根本不可信的观点。这是老调重弹,现在完全没有重提的必要了。”
    甘肃是华夏文明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也是周、秦文化的摇篮。作为一名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土学者,为了发掘甘肃深厚的文化底蕴,传扬地方优秀文化遗产,赵先生对甘肃省的文化建设工作也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常年埋首于浩如烟海的典籍之中,积极爬梳、发掘古代甘肃的历史文化资料和资源,为甘肃的文化建设提供学术与理论支撑,为地方政府文化发展战略的制定进行理论指导,勤勤恳恳地为甘肃文化大省建设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赵逵夫教授对伏羲文化、陇南的氐人文化与刑天神话、周秦文化等都有很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近年来,他对陇南、天水的乞巧风俗,陇东的“农耕文化——先周文化——牛文化”进行研究,认为作为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牛郎织女传说”同陇南早期秦文化、陇东先周文化有很深的关系。该选题被列为甘肃省教育厅规划项目、甘肃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和教育部人文社科后期资助项目。赵先生主要从古代文献、历史地理、出土材料及各地遗迹等方面考察“牛郎织女”传说的孕育、形成及主流的发展、演变情况,发表了一系列学术论文,比较圆满地解决了一些关键的学术问题,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并产生了很大反响。其中,《再论<牛郎织女>传说的孕育、形成和早期分化》发表于《中华文史论丛》2009年第4期,《新华文摘》2010年第9期全文转载;《由秦简<日书>看牛女传说在先秦时代的面貌》发表于《清华大学学报》2012年第4期,获第二届“百盛—清华学报优秀论文奖”。他的研究认为,甘肃西和、礼县以及天水一带非常浓厚的乞巧风俗是周、秦文化的遗留。这些研究成果将结集为《历史的投影——〈牛郎织女〉传说的形成与发展研究》,将于近期出版。
    为了进一步挖掘、推广和宣传西和深厚的乞巧文化,赵逵夫教授将赵子贤先生在1936年搜集整理的《乞巧歌》加以校订,于2010年4月由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该书载录了1936年8月以前西和一带流行的乞巧歌,具有很高的社会学、民俗学和历史学价值,许多学者撰文予以评介。后来该书又出版了简体字本和汉英对照本。他还编写了《西和乞巧节》、《中国女儿节:西和乞巧文化》(被收入《华夏文库》)等书;又联系陇南地方上的有关同志,一起编撰《西和乞巧文化》,介绍当地深厚的乞巧文化以及相关的自然风物、历史人文景观。正是由于赵先生长期以来的研究与推介,西和丰富的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资源,在全省乃至全国产生了很大影响。他指导西和县申报“中国乞巧文化之乡”,全国民协2006年10月派专家考察后经研究予以批准。2008年5月,西和县的“乞巧节”又被补列入国务院公布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赵逵夫教授认为甘肃陇东的农耕文化、先周文化、牵牛传说、牛文化、说春等风俗有更深厚的文化蕴含,与中华文明的关系联系密切,有更大的挖掘潜力,应该着力来做。2009年6月,应庆阳市有关部门及陇东学院邀请,他赴庆阳考察陇东农耕文化与先周文化。当年庆阳市的文化节即由原来的“香包节”改为“农耕文化节”,而将“香包节”作为庆城区的文化节。
    随着甘肃省“华夏文明保护传承创新示范区”建设的实施和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推进,赵逵夫教授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对甘肃早期文化同华夏文明的关系以及早期丝绸之路等一些重大学术问题的思考与解决,贡献自己的力量。2013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华夏文明在甘肃》(两卷四册)一书,赵先生与李学勤、樊锦诗等学术大家担任该书顾问,他也是西北师范大学唯一的一位学术顾问。2014年3月28日和2015年1月7日的《甘肃日报》先后专版刊发了他的《因地蓄锐:秦人发祥于陇右》、《由出土古纸看造纸的历史》,2015年第6期的《甘肃社会科学》刊发了他的《“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与丝绸之路的文化传统》,对甘肃在华夏文明起源中的重要地位做了比较全面的论证。这些不仅为甘肃“华夏文明保护传承创新示范区”的建设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撑,更是赵先生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弘扬民族精神的赤子情怀。

  二、焚膏继晷、笔耕不辍,先秦文学研究蜚声海内外


    作为一名学者,赵逵夫教授视学术研究为生命。在他的生活中,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没有假期,数十年如一日,殚精竭虑,笔耕不辍,著述丰厚。他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学遗产》、《文艺研究》、《文史》、《中华文史论丛》、《文献》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有的被国内和日本、韩国、东南亚国家学术刊物转载。他的一系列有重大突破的学术论文,获得了海内外学者的好评。著名古代文学专家霍松林先生曾亲书条幅,称赞他“治学拓新疆七秩高名扬四海,树人垂典范百年伟业耀千秋”;复旦大学终身教授章培恒先生在总结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成就的长篇文章中说“经过从汉代以来的长期研究,古籍中关于屈原的史料搜罗殆尽,而作者(指赵逵夫先生)通过细心地爬梳,仍能有所发现,因而显得难能可贵”;北大著名教授褚斌杰、金开诚,中国社科院著名专家杨义、谭家健,四川师范大学汤炳正等人的著作都曾引用赵先生的观点。

 


    他著有《屈原与他的时代》、《古典文献论丛》、《屈骚探幽》、《读赋献芹》、《楚辞语言辞典》等多部著作;主编《诗赋研究丛书》达22种,主编《先秦文学与文化丛书》已出6种,主编《先秦文学与文化》丛刊已出5辑;担任大型丛书《诗经研究集成》的编委。他主持完成的《先秦文论全编要诠》,被列入《“十一五”国家古籍整理重点图书出版规划》,2010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荣获全国优秀古籍二等奖。由他任总主编、组织校内外学者共同承担的《历代赋评注》(包括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唐五代、宋金元、明清七部,共420万字),2010年由巴蜀书社出版,亦荣获全国优秀古籍二等奖。2004年,他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先秦文学编年史》(上中下三册)被国家社科规划办评为优秀,这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甘肃省第一个被评为优秀的项目,《科技日报》曾辟专栏予以报道,认为该成果“为先秦文学研究做出了贡献”。该成果又被收入“代表国家社科研究最高水准”的《国家社科基金文库》,于2010年3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基教授将其作为学校的礼物赠予了温家宝总理。2010年,由赵先生任首席专家申报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先秦汉魏晋南北朝文》编纂整理与研究”获准立项;2014年又获得滚动资助。该项目联合了南开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郑州大学、西北大学、福建师范大学、四川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西北师范大学等高校学者40人共同完成,成果将由中华书局出版。该项目是甘肃省语言文学方面的第一个国家重大项目,也被列入“国家古籍整理出版十一五重点规划项目”。目前,各子项目正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

 


    赵逵夫教授在科研方面的成就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与广泛好评,先后获得甘肃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3项、二等奖3项;教育部第二届、第四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奖;甘肃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9项;中国屈原学会“屈原研究十年”优秀成果一等奖。

三、执教杏坛、滋兰树蕙,始终坚持在教育、教学第一线


    作为教师,赵逵夫教授总是“固执”地认为:“作为一名教师,教书是我的天职,然后才是科研。”虽已年过七旬,他却始终坚持在教育、教学第一线。除每年给研究生、博士生授课外,他还常年坚持为本科生开课,或专业基础课,或选修课,或学术讲座。

 


    赵先生因材施教,用扎实的知识功底支撑每一堂课。短短的五十分钟背后凝聚了言之不尽的辛勤。2005年10月19日的《光明日报》刊登了全国优秀教师马占荣的文章——《人生永念一恩师》,生动再现了赵先生集广博与灵活为一体的教学风格。文章写道:“听赵老师上课,可用两个字概括,那就是‘深’、‘活’。课堂上,围绕中心,天文地理、神话民俗、诗词典故、无所不包。一节课上让学生领略古典文学的博大精深、数家学说的利弊得失,那滔滔不绝的考证,那独到新颖的观点,那开阔的思路,怎一个‘活’字概括?”而这“深”、“活”的背后是常人难以达到的坚毅与执着,是用辛劳的汗水凝铸而成的。他先后手写而成的《中国古代文学讲义》就达11本,约50万字;《诗经研究》、《楚辞研究》、《汉赋讲析》、《诗赋流变》等讲义共100多万字。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赵逵夫教授认真恪守教师职责,以伟岸高尚的师德去感染学生。1982年9月,赵先生给民族班的学生授课。民族班由来自回族、藏族、维吾尔族、蒙古族、哈萨克族、土家族、东乡族等不同民族的学生组成,不仅学习基础参差不齐,还由于宗教信仰、民情风俗、生活习惯等各不相同,学生之间的相互交流、沟通往往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矛盾纠纷也相对多一些,所以老师们大多不愿意给民族班的学生上课。赵先生却迎难而上,在细致了解全班学生基本情况的基础上,制订了切实可行的教学计划,尽心竭力、循循善诱地帮助民族学生,引导他们投入到专业学习当中。赵先生了解到,班上回族学生的基础普遍稍好一些,而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的学生基础要差一些。于是他采取“一帮一”的互帮模式,让学习好的学生在课余时间帮助辅导学习差的学生。他在班上挑选了8名成绩优秀的学生轮流对10多位维、哈族学生进行辅导,定时间、定地点,由他进行指导和检查。这样,不仅尽可能地发挥了优生的带头作用和示范作用,还增进了学生之间的交流和理解。晚上,他到教室去辅导,解答疑惑。有时还将学习上困难大的学生叫到家里辅导。对学生,他总是充满了耐心和热心,注意发现他们身上的优点和学习上的某些长进,给予恰当表扬。许多年过去了,很多学生还和他保持着联系。一些在青海、新疆等地工作的学生,还不时地来看望老师。有的还在节日寄来茶叶、葡萄干之类,借以表达对自己老师的问候和挂念。这些学生回忆起当年学习古代文学的情况时曾感动地说:“赵老师对我们不另眼看待,不放弃我们每一个人。他给我们上课,让我们很有信心。”

 


    赵逵夫教授对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的建设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1992年担任西北师大中文系主任后,狠抓教学质量,并以“中国古代文学”课程为试点抓教学改革,1993年在西安召开的西北地区学位点评估中被评为优秀学位点。1996年创建了西北师大中国古代文学博士点,这是西北师大的第二个博士点,也是西北师大在1982年以后的14年中第一次在博士点建设中取得的新突破。2000年起任文学院院长,当年,西北师大中国语言文学学科被评为甘肃省一级重点学科。2002年起兼任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在他的组织领导下,中国古典文献学2003年取得博士学位授予权。同年,经国家人事部批准建立了西北师大中国语言文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同时,他和其他同志一起组织了历史学科专门史(西北史)博士点的申报,2003年取得专门史博士学位授予权,为西北师大历史学科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2007年以他为带头人的“西北师大中国古代文学学科”被教育部评为国家重点培育学科。2014年以他为带头人的“西北师大中国古代文学教学团队”被评为省级优秀教学团队。
    他对教育事业的无限热爱和无私奉献,不仅得到了广大师生的一致赞誉和尊重,也受到了政府部门的多次奖励和宣传。1991年和1997年两次被评为甘肃省优秀教师,获省委、省政府颁发的园丁奖。1993年获曾宪梓教育基金教师奖二等奖。1999年被评为甘肃省优秀教师标兵,获省委、省政府的特别奖励并宣传其事迹,号召全省大、中、小学教师学习。2000年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2006年被评为国家级教学名师。2014年被评为第四届甘肃省道德模范。

四、望之俨然、即之也温,以仁者之心关怀学生


    赵逵夫教授不仅以非凡超群的学识教育学生,更以伟岸高尚的人格感染着学生。除了在学业上竭心尽力的辅导学生之外,在生活中,他也给予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尽显一位智者与长者的襟怀。
    在他从教的四十余年中,对每一位学生都关怀备至。1969年,一位患有白血病的学生需要马上输血,他和班上两个学生献血抢救学生的生命。当时他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两个学生各抽了一小管血,护士说:“估计不够,能不能再抽些?”赵先生对护士说:“学生不能再抽了,还是抽我的吧。”护士又抽了一管。等他回到宿舍后就倒在床上昏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天亮了。早上,他仍然坚持去上课,却在讲课中晕倒在了讲台上。

 


    2012年,西北师范大学举办“赵逵夫先生七十华诞暨中国古代文学学术研讨会”,学生们从全国各地汇集师大,探望多年未见的老师与母校。座谈会上大家回忆求学期间跟随赵先生学习的时光。学生们铭记的每一件轶事都是赵先生对学生的爱护之心。执教于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的解文超在《师恩浩荡 受益终生——恩师赵逵夫先生七十华诞感怀》中写到赵先生顾念离家求学的学子,经常在中秋等传统节日叫学生到自己家吃饭,以慰学生的思乡之情。文章还写到“有一位博士生带着没有工作的妻子艰难求学,夫妻俩蜗居在学校的一间宿舍里,靠着妻子微薄的收入度日。先生经常把夫妻俩叫到家里吃饭,并一次次周济他们。”类似这样的事情在赵先生的教师生涯中数不胜数。学生们谈起赵老师,总是满怀感恩之心,感叹赵老师改变了他们一生的命运。
    对学生,赵先生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心血。他的两首诗略可见此襟怀:“三尺讲台万仞山,从容站定岂无难?伏中亭午寒冬夜,乐育英才亦解颜。”“桌前作业叠成山,驻笔沉吟忆昔贤。窗内孤灯窗外月,寂然伴我五更天。”学生的进步和成功是他最大的快乐。他培养的学生,有的扎根基层教育事业,还有许多已成为教授、博士生导师,分别在西北师大和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上海大学、南京师大、郑州大学、兰州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北民族大学、西藏民族学院、贵州大学、贵州师范大学等校工作,不少已成为所在单位的学术、学科带头人。“乐育英才亦解颜”,这是赵先生的心声,也是他四十多年园丁生涯的真实写照。

    作为一名教师,赵逵夫先生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兢兢业业、诲人不倦。他的敬业、谦逊、质朴、宽厚、随和,无不体现出一种学者风范,一种园丁情怀。传授知识、培养学生、传递社会责任、铸造伟大民族精神,是贯穿在他教师生涯中的重要理念。他不仅是学生遨游学海时的灯塔,也是学生漫步于人生道路时的标杆。在赵先生的教导和影响下,他的学生也在全国各个学校的教师岗位上努力践行着教师的崇高使命。赵先生说:“只有为社会做出了贡献的人,才能真正感到幸福。”这不仅是一个教师的人生追求,也应是每位公民的人生追求。

 

(编辑:吕金霞)